罗普特闯关科创板:或依赖赊销且上下游购销数据存疑

2020-09-29 15:11:35    来源:壹财信

9月30日,已历经四轮问询的罗普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罗普特")将迎来科创板上市委大考,能否成功上市在此一役。

此次IPO,罗普特聘请国金证券担任保荐机构,选择第一套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实控人套现1.8亿元,营收或依赖赊销

罗普特成立于2006年3月,是一家专注于视频智能分析技术、数据感知及计算技术在社会安全领域开发及应用的安全综合服务商和解决方案提供商。

成立之初,罗普特的注册资本是166.00万元,有两位创始人,分别是陈延行和王冰。其中,陈延行持股95%,王冰持股5%。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初(2017年)罗普特的股权结构时,王冰已退出了股东行列,也未担任公司的董监高或核心技术人员等职务。但是,罗普特作为被担保方正在履行的一份担保合同中却出现了与原创始人股东王冰同名的人物,不知是否为同一人。

根据招股书,厦门市永成誉科技有限公司(罗普特全资子公司)、罗普特(厦门)软件技术有限公司(陈延行控制的企业)、陈延行、王冰作为担保人,为罗普特向中国银行厦门会展中心支行贷款5,000.00万元作担保,担保日期从2019年1月30日至主债权届满之日起满两年,王冰等担保人承担连带责任。若为同一人,则可以看出王冰虽退出股东行列且未担任职务,但仍与罗普特、实控人陈延行之间关系甚密。

报告期内,实控人陈延行还曾减持股份套现近1.8亿元。2018年7月,陈延行将持有的罗普特80.65万元出资(对应1.4319%的股权)作价5,000.00万元转让给厦门富凯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将持有的罗普特104.84万元出资(对应1.8614%的股权)作价6,500.00万元转让给深圳汇智同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将持有的罗普特104.84万元出资(对应1.8614%的股权)作价6,500.00万元转让给深圳汇智同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计减持出资比例5.1547%,套现1.80亿元。

此外,罗普特或还依赖赊销。报告期内,罗普特的营业收入逐年攀升,分别为19,566.62万元、36,445.25万元、50,733.88万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较上个年度增长86.26%、39.21%;同期应收账款分别为3,340.26万元、11,264.96万元、35,009.84万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237.25%、210.79%。应收账款的增长幅度连续两年远远超过营收的增长幅度,并且应收账款2019年较2018年增长的金额还超越了营收同期增长金额,罗普特的业绩增长过度依赖赊销。

罗普特在招股书中解释,应收账款高企一方面是主要客户政府机构、大型国有企业等客户验收和付款环节的审批流程较长,另一方面则是公司在为客户提供整体项目中部分的产品、服务时,客户付款须等整体完工后一次性或分步支付,导致罗普特回款相对较慢。

财务数据频"打架",交易真实性待考

2017年至2019年,罗普特的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例均超过五成,2017年甚至占比达八成。不过《壹财信》却发现,罗普特招股书披露的销售数据与客户披露的采购数据存在出入。

据招股书,杭州青鸟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杭州青鸟")是罗普特2018年的第一大客户,销售金额是12,633.62万元,占当期销售总额的比重达34.66%。

杭州青鸟成立于2002年1月31日,注册资本10,600万元,是一家专业从事建筑智能化、安防系统、计算机系统集成、生物识别技术的设计与施工、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及产品研发、生产的综合性企业。2016年1月26日,A股上市公司安控科技的全资子公司浙江安控科技有限公司收购了杭州青鸟100%股权,杭州青鸟成为安控科技的全资二级子公司。

根据安控科技2018年年报,杭州青鸟被纳入安控科技当年度合并报表范围。这一年,安控科技向罗普特采购商品12,530.90万元,罗普特成为安控科技当年第一大供应商,占其年度采购总额的比例达13.53%。

罗普特招股书披露的销售数据比安控科技年报披露的采购数据多102.72万元。

同时,招股书还提及,罗普特于2018年10月31日与杭州青鸟签订了一份交易金额达15,798.20万元的销售合同。杭州青鸟负责南昌雪亮工程一期项目,主要向罗普特采购视频专网共享平台、智能大数据系统、人脸标签系统等。

但是安控科技2018年年报则披露,杭州青鸟与罗普特在2018年9月20日签订了一份《采购合同》,用于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2018年雪亮工程新建高清探头项目,合同金额达15,464.69万元。两份资料披露的关于同一项目的合同金额和签署合同日期又存在出入。

另外,罗普特在招股书中表示,截至2019年末,罗普特长期应收款中应收杭州青鸟的余额为13,853.11万元。杭州青鸟的母公司安控科技存在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等情形。罗普特为保障项目资金安全,与杭州青鸟约定南昌雪亮工程项目的唯一收款银行账户为共管账户,共管账户在收到每期项目款后,优先支付罗普特的应收货款。但若安控科技的经营情况持续恶化,不排除应收款项发生坏账的风险。

《壹财信》研究中发现,除了与客户之间的购销数据存在分歧外,罗普特与供应商之间的采购数据也存在相同的问题。

根据招股书,厦门集恩图造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集恩图造")是罗普特2018年劳务采购的前五大供应商之一。集恩图造成立于2010年6月8日,注册资本1,200万元,公司于2016年5月12日在新三板挂牌。

2018年,罗普特对集恩图造采购金额是301.89万元。这一采购数据与集恩图造2018年年报披露的销售数据一致,但是双方的应收款、应付款往来则存在差异。

罗普特招股书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罗普特应付集恩图造货款120.75万元。但是,集恩图造2018年年报显示,其应收罗普特账款128.00万元,两个数据相差7.25万元。

罗普特与另一位供应商的交易也存在疑点。

根据招股书,厦门跃永荣商贸有限公司(下称"跃永荣商贸")是罗普特2017年的第三大供应商,交易金额是726.53万元。这家公司是宝德品牌服务器的授权代理商,成立于2010年6月22日,注册资本50万元,陈荣洲持股95%、翁春梅持股5%。

根据企信网公示的跃永荣商贸2017年年报,跃永荣商贸当年的从业人数是3人,公司营业总收入是728.65万元,利润总额是25.97万元,净利润则只显示单位,没有具体数字。从其营收来看,罗普特几乎贡献了跃永荣全年的营业额。

追溯跃永荣之前的经营状况,根据公示的经营数据,2016年和2015年的业绩则一片惨淡。2016年,跃永荣的营业总收入为16.04万元,利润总额为-4.13万元,净利润为-4.13万元;2015年,跃永荣的营业总收入32.80万元,利润总额为-2.70万元,净利润为-2.70万元。罗普特的助力,让跃永荣2017年的营收迎来了一个峰值,其交易的真实性或需要保荐机构核查。

而罗普特此次科创板上会能否顺利通关,《壹财信》将保持关注。

来自:壹财信 编辑:JF14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