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振云丨小小说《上边下边》

2020-03-30 11:57:43    来源:魅力中国网

小小说《上边下边》

文/侯振云

上边又来电话了,劈头盖脑把刘乡长批了一通。你们乡政府是怎么为项目创造施工环境的?你这个乡长是怎么主政一方为民服务的?这是什么问题?是严重的思想问题、认识问题,是你们的宗旨意识出现了严重的偏差,你们要深刻进行反思,深入进行整改。如果小马的项目再出现问题,就追你们政府的责追你的责。

真他娘的不省心,仗着上边有人狗屁点事就向上反映,一反映就让老子挨批。刘乡长一肚子气。

小马也一肚子气。小马是落在刘乡长地盘上的一个项目经理。工程刚启动就麻烦不断,一会儿这个群众来说,停停停,看看你们的机器压着了俺家的庄稼没有。一会儿那个群众来说,停停停,看看你们的机器刮破了我们家的树皮没有。

停停停,停停停,小马经理被折腾得晕头转向焦头烂额。

小马经理不断打电话向刘乡长反映。刘乡长态度都很明确,为上边项目营造良好的施工环境是乡村两级干部义不容辞的职责,乡政府坚决支持,我本人坚决支持,谁无理阻挠施工就打击谁,绝不容忍,绝不手软。然后就打电话交给项目所在村的焦村长去处理。焦村长接到电话就来工地,一边劈头盖脸地骂闹事儿的群众,这么好的项目落到咱们村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瞎××捣乱,滚滚滚。一边又嬉皮笑脸地劝说马经理,芝麻点事儿,你们这么大的项目还在乎仨核桃俩枣的?给个钱儿打发了不就是了嘛。

小马经理哭笑不得,这哪里是处理问题分明是和稀泥嘛。但为了项目施工小马经理只得忍气吞声花钱消灾,强龙不压地头蛇,谁让咱的项目在人家二亩地头儿呢,能忍就忍吧。

可董三闹腾这件事小马经理实在忍无可忍了。

那天上午刚开工,村里董三弟兄几个就抬着他爹气势汹汹地来到工地,把爹往地上一扔,说老爷子今天早上到地头转悠时把腿摔骨折了,要项目部出医疗费,不出不能开工。

你们爹骨折,我们出医疗费,这哪儿跟哪儿啊?小马经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研究生学历的他硬是弄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的逻辑关系。

怎么会没有关系呢?董三的胖老婆指指躺在地上哎呦哎呦叫苦连天的老爷子,理直气壮一蹦老高,露出了腰里厚厚的肉。你们要是不在这里施工老头子怎么会来看?不来看怎么会摔倒?不摔倒怎么会骨折?这不是明明白白的关系吗?你们不赔谁赔?你们仗着上边有人欺负老百姓算什么理?

小马经理急得百口难辩头顶冒汗。火急火燎地给刘乡长打电话救急,刘乡长正在县里开会,电话责令焦村长即刻赶赴现场进行处理。

这次焦村长的稀泥和不下来了,好话歹话说了一大堆,董三弟兄几个还是寸步不让。医疗费误工费陪护费精神损失费等等等等一共五万,一个子儿也不能少。

欺人太甚。文质彬彬的小马经理火了,奶奶的,看来不给你们这些虾兵虾将点颜色不行了。他转身给后台老板打了个电话,把乡里村里狠狠告了一状。

这招果然奏效,被骂得狗血喷头的刘乡长挂了电话就赶了过来,指着焦村长鼻子亲娘祖奶奶骂了一通,焦村长的头低到裤裆里。董三几个在一旁听得都有点站不住,讪讪的左看右瞧。

刘乡长骂完村长转脸又冲向董三几个,你们这是胡搅蛮缠敲诈勒索,是违法,知道吗?后果很严重。限你们一个小时滚蛋,不然,派出所派人过来抓人。

董三几个愣在那里。老爷子也半躺着愣在那里,看看乡长又看看几个孩子,不知道是站起来好还是继续躺着好。地上的湿气挺大,凉洇洇的。

刘乡长又把小马经理叫到一边低声说,马经理,你也理解一下,董三几个王八蛋就这德性,你跟他耗个什么劲儿?今天我给你撵走了他们明天又来了天天闹腾你不耽误你施工?你多少放点血,权当做个善事,给个台阶让他们滚蛋就是了。

不看僧面看佛面,小马经理忍忍气掏了五千块了事。

小马经理窝火得很,照这样下去,项目就没办法干了。

有法干,怎么会没办法干呢?刘乡长看看愁眉不展的马经理,约他到办公室聊聊。

办公室里,刘乡长笑着给小马倒了杯茶。马经理委屈了,下边嘛,理解一下。知道你有上边有人,不然这么大的项目你也拿不到手,但有人归有人,人家那么忙也不可能天天跟在你后面给你擦屁股,你也不能天天给人家添麻烦,是不是?和下边打交道得接地气。

接地气?小马经理云里雾里。

对,接地气……

小马经理连连点头,茅塞顿开,从乡长办公室出来就立即给焦村长打了个电话,说有事商量。

第二天,项目协调办公室隆重成立,办公设备一应俱全,办公经费全额保障,焦村长被特聘为办公室主任。

焦主任一上任,村里那些爱找茬儿的人立马规规矩矩的再也不来捣乱了,许多额外工作也被焦主任处理得井井有条,工程开展得顺顺当当。

小马经理很满意。

小马经理还悄悄对刘乡长说上边也很满意。

刘乡长点点头满意地笑了。

作者介绍:侯振云 男,1972年生,河南卫辉人,本科学历,民建会员,就职于卫辉市政协,省政协委员。业余喜欢读书写作,发表文章多篇。

来自:魅力中国网 编辑:JF143

相关阅读